(原文出處:http://www.internationalman.com/articles/doug-casey-on-why-gold-is-money)

很不幸的很多人現在覺得在他們錢包中的紙是錢,現在的錢,技術上來說,是一個貨幣。一個貨幣是政府拿替代錢的錢,而黃金,才是錢。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歷史上而言,很多東西都被用來當作錢。牲畜在許多社會中被用來當錢使用,包括羅馬社會也是。這也是英文「pecuniary(金錢)」這個字的來源:一個牲畜的頭是一pecus。鹽也被用來當作錢過,古羅馬也用鹽當錢,這是這個英文字「salary(薪水)」的來源:鹽(salt)的拉丁文是sal(或salis)。

就定義上來說,幾乎所有東西都能拿來當錢,但很顯然的,有些東西比其他的好用;你很難和其他人用他們不想要的東西交易,有些東西就是不能夠好好的儲存價值。幾千年過後,貴金屬成為最好的錢的形式,黃金和白銀都是,不過主要還是黃金。

黃金沒什麼神奇的,它只是很獨到的適用於98種自然發生的元素,好讓我們拿來當錢用…同樣的鋁對飛機或鈾有利於核能發電。

黃金被拿來當錢用有它很好的原因,而且也不是什麼新消息了。亞里斯多德在公元前四世紀定義了5個為什麼黃金是錢的原因(這可能是第一次這個資訊被放在紙上)。這5個原因到現在還是有效的。

如果你不能夠精確的、清楚的並且快速的定義一個字,就代表你大概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錢的適當定義也是一個能夠儲存價值的東西和一個交易交換的媒介。

政府法定貨幣現在能夠如錢一般的運作,但是貨幣決非理想。那麼什麼是好的錢的特質呢?亞里斯多德在公元前四世紀列出了一個「好的錢」應該要是:

  • 耐用:一個「好的錢」不應該在你的口袋、趁你不注意的時候分崩離析。這是為什麼我們不用水果當錢。它不能夠腐壞、被昆蟲吃掉等等,這樣不持久。
  • 可分割:一個「好的錢」需要在沒有損失其價值的狀況下能夠被轉換成大或小的單位,來符合交易的額度。這是為什麼我們不用像瓷器這樣的東西當錢 – 被裁成一半的明朝花瓶就沒價值了。
  • 一致性:一個「好的錢」是個總是看起來都一樣的東西,因此它很容易辨識,每一部分都與下一個部分相同。這是為什麼我們不用油畫來當錢;每部油畫,甚至是由同一個畫家完成的,同一個大小,同樣的材料,都是獨特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用房地產來當錢,每個部分都與其他的部分不同。
  • 方便:一個「好的錢」能夠被包裝的很小、而且容易攜帶運送。這是為什麼我們不用水來當錢,因為他的本質 – 想像你需要多少水才能夠買一個新家,更別提托管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用其他的金屬像是鉛、銅來當錢。想想要多少硬幣才能夠處理價值高的東西。
  • 本質上是有價值的:一個「好的錢」是很多人想使用的。這對錢的功能相當重要;假使我不是珠寶商,我還是知道某人在某地想拿黃金來和我換取其他東西,或者能夠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東西給我。這是為什麼我們不-或者不應該-用向紙屑這樣的東西當紙,不管上面的銘文是多麼的令人印象深刻。

事實上,亞里斯多德應該要提出第六點,不過這和他的時代不符,因為沒有人會想到現在竟然會這麼發展…錢不能夠無中生有的。

即便是削減和稀釋硬幣的國王和皇帝都沒想過他們可以逃過一劫、用沒有價值的東西來當錢。

(此文章已被閱讀103次,今天已有1人拜訪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