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路易斯詹姆斯(Louis James)編輯,國際投機者(International Speculator)

路易斯詹姆斯(Louis James):我對於現今所謂「人文教育」也有很類似的看法。付一堆錢就為了和朋友一起閱讀文學很明顯的是傻了,而且讓別人來告訴你早已過世的藝術家的想法,那麼那個人似乎也太自大了。

但是我們也有像是物理、化學、醫學等學科。當我還在壬色列理工學院(RPI)主修物理時,我很高興能夠接觸到各種實驗室和機器商店:這些東西是不可能在我家後院建造的…

道格(Doug):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除了那些老調常談,上大學有兩個真正的原因,一個是研究科學。你還是可以自己學,但是你說的沒錯; 實驗室什麼的會很有幫助,而這些東西是值得花錢使用的。

第二個原因是假如你需要一張紙來證明你跳過人們認得的火圈。換句話說,如果你進入了一個行業像是醫生、律師或工程師,這些是需要認證的,你才不會因為掛了個招牌做生意而被逮捕,這是沒問題的,因為你必須要被認證。

嗯,可能律師不太需要吧。我們現在有太多律師了,他們已經從幫忙專家變成寄生在極大風險宿主身上的寄生蟲。

另一個我極度反對大家去拿的文憑是MBA,令人遺憾的是這已經變成了一個很受歡迎的文憑。在我們店裡,如果有人想應徵一份工作,MBA學位是絕對不行的。他們必須要想出一個很好的解釋,告訴我們為什麼要花那筆錢還有兩年的時間來搞這個一點用處也沒有的文憑。

當你停下腳步想一想,這是很令人吃驚的。教導MBA課程的教授們根本不是成功的商業人士,他們可沒在經濟環境中賺幾百萬:他們是學者!有經驗的、成功的商業人士才不是為薪水工作。這些學者根本沒有第一手的經驗,而且是在教理論,而且這些理論大部分是基於完全虛假和荒謬的經濟學。

路易斯:我猜這大概是我在沒有任何文憑的狀況下得到這份工作的原因吧。

道格:當然了…你不是一隻狗或一匹馬(牲畜),拜託。我們不需要文憑來證明我們看到的天賦。

路易斯:還有另一個例子,這個例子包括了培訓、而且不是腐敗的教育,是軍事學校。將軍喜歡死記硬背、有條件的行為。

道格:確實是如此。而且軍人必須要根深蒂固的學習實用的技能,這讓他們在艱困的環境之中得以生存。軍事院校就像是高級職業學校。

我差點就要進西點軍校了。我沒有去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我去了四年的軍事寄宿高中。在那些日子裡,軍事寄宿學校是相當可怕的。我當時決定我受夠了閃亮的皮鞋、邁著整齊的方塊步、對我不尊敬的人說著「Yes, Sir!」。

路易斯:這是為什麼你是一位無政府主義者嗎?你當時的反應是決定能夠朝相反的方向走多遠就多遠嗎?

道格:嗯,姑且不說我反對集權,我只是不喜歡別人告訴我該做些什麼。

路易斯:嗯好吧,我了解高等教育的批判,而且我也了解你提出額外的教育策略,但是年輕一代的孩子該怎麼辦?你似乎說過教室這個想法是很不好的,不管是公立或私立都一樣。

道格:事實上,我在1968年從大學畢業之後我需要一份工作,而且我也得到了份工作:在印第安納州,布魯斯兄弟國家的中心霍巴特教六年級生。我只教了一個學期,但是有件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的同事大部分都是笨蛋。他們對世界一點也不了解,重要的事也不明白,也被稱作老師的我感到非常尷尬。

當然也有例外,但是他們大部分不是最好最聰明的,他們是失敗者。如果我有小孩的話,我不會想要讓他們暴露在一群想要成為政府員工的人們之下,一天被囚禁六個小時。

路易斯:私立學校也是這樣嗎?

道格:正如我所說的,我去的是私立軍事高中。我的老師有比其他好嗎?我很懷疑…但是我沒辦法證明。我很確定在某些地方,像是新罕布什爾州的埃克塞特學院,付比較多錢大概會吸引比較優質的老師。但是如果有什麼事值得去做,想把它做好,這就意味著你得自己去做。這也意味著不停的閱讀、閱讀、閱讀。

路易斯:所以你覺得年輕的一代應該要在家自學嗎?

道格:確實如此。雖然我很確定,如果我說我覺得幼兒應該要和狼生存個幾年,所以他們才能夠鍛鍊一下,學習生存技能,你會很同情我經歷過的處境。小孩子現在都被過度保護了。他們如此孤立和脫離現實,這是完全和生產力相反的。很遺憾的,現在很難找到一匹好狼。

所以我是贊成在家學習的,然後大學就留給學術訓練和大型的常春藤聯盟作作表面優勢就好。對大部分的人來說,讀幾本書、然後進入現實世界開始做事是比較聰明、便宜而且較有生產力的方式。正是教育過的孩子和一位進行常規訓練的孩子差別就如同電影Twins中阿諾史瓦新格和丹尼德維托之間的差異。

還有老天,不要送你的孩子到商業學校去。他們直接去試一試真正做生意還比較好一點。不管他們成功還是失敗,都會學到比較多。

路易斯:這樣大概會讓幾百幾千個在教育界的人丟了工作。根據你的說法,他們沒有能力從事具生產力的工作…這聽起來不像一個政治上可行的方案,道格。

道格:那些比較好一點的會去把時間放在比較值得的地方。而那些不這麼做的人…嗯,我們總是要有人來清廁所和打掃街道。至少他們會離我們的孩子遠一點。

而且學校還很昂貴。據我所知,每名美國公立學校的學生一年都得花一萬到一萬二美元。大學是四萬到五萬美元。沒有道理花費這麼高。

真正好的老師可以像古希臘和羅馬一樣做事,徵求學生。他們可以在家裡教,或者租個地方教,並且互相競爭。他們會有動力去爭取最低的價格、最高品質的服務,而且他們會賺更多錢,因為現在大部分所謂花在「教育」上的錢,都是花在管理和開銷上,而不是找一個很厲害的老師。

路易斯:我可以想像在未來最好的老師是名人,有錢的超級巨星。人們會爭著要在他們的課堂上。真正對天體物理學有興趣的學生,為了能夠和霍金學習,會願意付出什麼呢?

道格:我就是這個意思。而且這樣的話老師不僅不會像現在的狀況一樣成為工會成員,他們反而會有理由試圖變得出類拔萃。工會總是有一個發展完善的體系,確保沒有人處在一般水準之下,所以他們煽動了一種保證平庸的文化。整個美國的教育體制都需要被刷新。

很不幸地,與之相反的事反而發生了。支持歐巴馬的人想要給每個人大學文憑,其中必修課可能包括了性別研究、全球暖化還有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有什麼理由要停止呢?每個人接著大概都應該要有個研究生文憑吧。

(此文章已被閱讀136次,今天已有1人拜訪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