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凱西(Doug Casey) 著 | 2016年12月23日

所以呢,川普當選了。當然在1月20日就職典禮之前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有些人事圖讓重新計算選票發生,想著這可能能夠改變結果。但他們卻讓原本要投希拉蕊的選舉人改投川普了。這全顯示了騙人的「民主」變得多麼的透明化。

讓平民們投個沒意義的票吧,這樣他們還會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幻覺。人們至少還會認為他們有影響局勢的能力,而不只是個物品。這樣人們才會乖乖的繳稅,願意參與激烈的戰爭去和世界另一端的人們打鬥,且他們還對這些人一無所知,通常他們被叫做什麼就做什麼。因為他們應該要愛國的,「民主」比君主或獨裁要更有效。

盡管如此,川普還是贏了,舉國高階的政府官員們全都感到震驚。布希大概會這麼說:他們沒料到人民是如此的憤怒。但他們不需要太煩惱,在四年內他們將會帶著報復的心理重新振作起來。

兩個原因:

  1. 很簡單,人口統計。投民主黨的人們(例如黑人、西班牙人、城市居民、移民、千禧年一代)人口成長速度比投共和黨的人還要快。共和黨都是比較老一輩的人,而在1946年到1966年和1926年到1946年出生的人都漸漸死去了。越來越多人搬到城市去,而這影響了城市的人們投民主黨。越來越多人追求更高的教育,而這也會影響他們轉去支持民主黨。
  2. 更嚴重的大蕭條。其中一個大蕭條的定義是在一段時間中被扭曲及分配錯誤的資產流動化,由貨幣膨脹引起的泡沫被戳破了,不穩固的企業破產了。我再強調一次-眼睜睜看著蕭條發生的一方將會完全被剔除。所以,民主黨實際上很幸運,炸彈要爆炸的時候他們不是執政黨。川普很有可能就像赫伯特胡佛二世(Herbert Hoover II)一樣「駕崩」。

但現在談論這還太早了。假設川普確實會是接下來四年的總統,雖然問題很多,他還是對國將有很多幫助。這對美國和全世界會意味著什麼呢?更重要的是,這對你個人的財務和自由意味著什麼?讓我們來看看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債券 – 透過債券我們可以看到世界歷史上最大的金融泡沫。

利率變動的週期很長。利率在20世紀40年代到80年代初期上升,這是長期政府債券到達接近16%的時候,而且T-Bill(美國國庫證券)還超過了16%。我以為它在幾年前就觸底了,很顯然的週期增長了。

我猜利率會大幅成長。而且川普是個懂企業的人(即使他不太了解經濟),他很有可能(我猜啦…)會竭盡所能刺激利率成長。為什麼呢?因為他了解國家需要儲蓄才能夠重建資本。提高利率將會刺激儲蓄並且降低借貸。

風險在於所有這些過去十年累積的債務,債務人將會面臨提供服務的困難。這包含了USG 20兆美元的債務,還有其他非資產負債表上的債務像是擔保和或有負債。還有很多其他的債務會提高。

那麼你應該怎麼做呢? 賣掉你的債券。

房地產 – 房產漂流在債務之海上,至少英語系國家是這樣。利率上升的話,房產價格會下降。經濟轉壞,房產價格也是一樣下降。再加上老化的美國人口,這對房地產沒有幫助; 隨著人口老化,人口數量減小。再加上我們處在房產泡沫之中。在債券下跌之後,房產很有可能是最差的資產。事實上,我還敢大膽的說自二戰後房產繁榮的時光已經到了尾聲 – 但是這又是另一回事了。川普是幫不上什麼忙的。

那麼你應該怎麼做呢? 減少房產。確保你的任何房貸都有固定利率。

股票 – 如果川普照他所說的減少稅務並且會取消許多政策,那麼這將會對經濟有很大的幫助。但是經濟和股票是兩回事; 它們只有在長期的時候才會相關。我想他會如他承諾的建立大量新的基礎設施。政府赤字將會飆升,美聯儲將需要買這些債務。

基礎設施公司將會獲得新印的鈔票。但是我很難對股票市場感到熱血。至於股息,市盈率或者帳面價值,現在已經是有史以來最高了。記註,那些好的股票還是會上升,即使市場整體而言下降。

也就是說,我認為賣空比較好。

黃金和大宗商品 – 坦白說,當所有東西都太貴的時候你會把錢放哪裡? 大宗商品正從五年長的熊市中走出來。也就只能這麼便宜了。相對於大宗商品產品的成本這是事實(全世界的農民、牧場主人、礦工),而且相對於他們的歷史這也是真的(自2011年尖峰後已下跌了50%)

換句話說,大宗商品相較於股票、債券、或者房地產(除了農地之外)是較安全的。問題是你很難握有一卡車的小麥和十噸的糖。

記這黃金和其他大宗商品不是「投資」。一項投資是創造新財富的工具。黃金和大宗商品僅只是資產。有時候他們是很好的投機品,但是,黃金是錢,並且在美國破壞掉它的貨幣後一直都會是錢。

因此我建議你累積黃金和白銀而不是一頭栽進一般的投資品之中。

 

(此文章已被閱讀128次,今天已有1人拜訪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