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影片是由喬登‧彼得森(Jordan B. Peterson)所發佈。其Youtube頻道為 –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_f53ZEJxp8TtlOkHwMV9Q

喬登‧彼得森是一位加拿大臨床心理師和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他的主要研究領域為宗教和信仰思想以及性格和表現的評估及改善。

(以下為我個人看完影片1-2次後的理解,大概會有理解不對或不完善的地方,歡迎指教,敬請見諒!)

 


 

基本上人格心理學中人格特質論列出了五種普遍的人格特質,分別為外向性(extraversion)、神經質(neuroticism)、和善性(agreeableness)、嚴謹自律性(conscientiousness) 和開放性(openness to experience)。

這些人格特質並不是相對的,譬如說,一個人可以既嚴緊自律又開放。

在美國,研究顯示通常政治左翼的人格開放性比較高,嚴緊自律性較低;右翼的人通常嚴緊自律性高,開放性較低。

世界很複雜,因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濾系統」來替你為你的存在定位,這通常跟你的性情/氣質(temperament)有關係。

每個人格特質有它的好處,也有它的代價。譬如說如果你的和善性很高,很好相處,能在團隊中表現很好,那麼你大概不是個很會與人談判的人。

一般來說嚴緊自律性似乎沒有什麼壞處,也沒什麼代價,因為嚴謹自律性高的人懂得犧牲當下替未來做準備。但是這樣的準備只有在當下和未來的狀況一致時才有效。譬如說,如果你認真工作,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存錢為了未來做準備,結果國家經濟遇到了惡性通貨膨脹,錢不值錢了,那麼當初付出的努力就全無效了。

嚴謹自律性之下分別有:有條理(orderliness)的和勤奮刻苦的(industriousness)

這樣的人通常有始有終、很有效率、說到做到…等等,不過其定義還是很模糊的,因為心理學家們還沒有辦法研究出完善的理論。

譬如說你可能會認為一位聰明的人應該懂得怎麼計畫、怎麼行動,因為他們應該要會為未來做準備。但是事實上不然,一位相當聰明的人可能能夠做出抽象的計畫,但是卻沒辦法好好實行。

研究顯示通常在軍中大部分的人都是高嚴謹自律的。

有條理的人喜歡規律、確保所有細節都是正確的、不喜歡髒亂。通常這樣的人適合當會計師。

嚴謹自律性不太能夠用科學方式來解釋或證明。

通常你嚴謹自律性越高,神經質就越低。不過這不是必然的,只是通常來說,如果你越嚴謹自律,你會確保你的生活是平穩的,是沒有太多混亂的,那麼你就越不容易感到神經質。

研究顯示嚴謹自律性和負面情緒、憂鬱以及罪惡感是相連的。當你不做你認為你該做的事情時,你會感到罪惡。有些人就是這樣,閒不下來,譬如說覺得時時刻刻都必須要工作。

那麼你可能會問,一個不嚴謹自律的人怎麼能夠在人類的演化中生存呢?

因為不嚴謹自律的人能夠給群體帶來不一樣的價值。譬如說,喜劇家、音樂家、藝術家等等就是很好的例子。

人都有「免疫系統」,免疫系統保護我們遠離死亡。

行為上的免疫系統包括了遠離陌生人、擁有穩定的性伴侶/對性伴侶具有選擇性(因為交媾是一個很容易令人生病的管道)、容易把繩子、棍子誤看成蛇(自古以來蛇是被認為很致命的)等等。

人還有厭惡系統保護著我們。譬如說,如果我給你一個消毒過的杯子,叫你吐口水進去,過幾秒後再叫你把它喝掉,你會感到噁心。理論上來說這是你的口水,並且口水不是髒的,但你還是會感到厭惡。

苦味也是一樣,因為通常苦味代表著這個物品有毒。不過這是可以訓練的,譬如說咖啡、茶等都有苦味,但是我們還是會喝。

當厭惡感到達極端時,就是OCD(強迫症)。

我有位強迫症的病人,其中一個治療方式是我印出幾張令人感到噁心厭惡的照片,放在房間各處。三年以來他會一天打三四通給我,生氣的罵我髒話,然後罵完後向我道歉。就這樣反反覆覆。

他後來養了隻小狗。(看看你們有些和善性比較高的人就開始做出「噢! 小狗!」的表情)

他很喜歡這隻小狗,但這狗的個性很強硬。有一次他溜狗,狗就坐在那裏不動,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群愛狗人士認為他不會照顧小狗,一開始不停打電話騷擾他年長的母親(他沒辦法工作,必須靠他母親扶養他)。有一天他們開了車到他旁邊,把我的病人推開,就把狗帶走了,放到庇護所去。真令人感到悲傷,他們對狗的同情心比對一個人要大多了。

我還有另一位強迫症病人,沒有辦法看到自己身體的胖瘦。她相當相當的瘦但還是認為自己胖。

有一次我問她看不看的出我的大腿和她自己的大腿胖瘦有沒有差異,她無法辨別。後來我請她用筆畫出我的大腿的寬度,再畫出她自己的大腿的寬度,兩張紙拿出來比對,她嚇了好大一跳。

她的想法是非黑即白的。有一次我請她使用1-10分判定20首歌好聽不好聽,她做不到。她只能判定好或者不好。

如果在婚姻之中,其中一位伴侶對另一位伴侶翻白眼,這也是一種厭惡感的表現。翻白眼的動作就好如你把一個東西提起然後丟掉。因此當一對伴侶會對對方翻白眼時,他們大概必須要好好檢視他們的關係了,因為接下來的路大概不會很理想。

我相信人對人的厭惡感不應該被使用在政治決定上,但是這是很難做到的。因為如果一個人沒了厭惡感系統,人類很容易死亡。

通常人對著感到厭惡的東西,會怎麼反應?用火、清潔等等。(這也和宗教上的用語「火」、以及火在故事中裡的用途有關係)

除掉疾病也是一個面對厭惡感的反應。這邊就帶到了納粹,希特勒。

希特勒對猶太人感到厭惡,其宣傳影片中,非常小心的、不被察覺的使用語言及截取的影片來帶出厭惡感。譬如說影片強調做粗活是真正的付出,而猶太人所做的互相交易是寄生蟲的行為。

研究顯示希特勒非常有條理、同時也非常具開放性的。他一天洗四次澡,對乾淨的要求相當高,你也可以看到他讓人們多麼有秩序的站在一起。

 

(此文章已被閱讀264次,今天已有1人拜訪過)
1